教皇👑

❤️

竹柒:

Tony说“如果没了它你什么都不是,那你就不配穿上它。”
又烦躁的说“这句话怎么那么像我爸说的。”

他一面担心着Peter,严肃认真的和他讨论这个问题,一面却不希望自己留给peter的印象和霍华德留给自己的一样。
他没有得到过正常表达的父爱,也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对小辈的关爱。

可实际上,真正说过类似话语的,是Steve。

“没了盔甲,你是谁?”——没了盔甲,你谁也不是。

Tony当时的回答却是“天才,花花公子,慈善家。”

如果没有盔甲,他就不是钢铁侠了,那他也不配穿这身盔甲,可他偏偏没有回答自己依然是钢铁侠。

这句话,当时是真的刺伤了他。

他是希望Steve认同他的,因为Steve是他父亲的朋友,是他父亲推崇的对象,若是Steve认同他,是不是说明,他的父亲也会认同他?

所以他说完“如果没了它你什么都不是,那你就不配拥有它。”
会突然补上一句“这句话怎么那么像我父亲说的。”

他还记得父亲对他的期望,还记得Steve对他的指责。

也许他也还在期望被认同。
而西伯利亚一战之后,Steve的隐瞒让这一切成了矛盾的空谈,仿佛在嘲笑Tony的愿望如此奢侈。


希望他们还有机会,能修好这些

Happy birthday to myself
雅思顺利
家人健康
幸福🙏🙏🙏🙏

抱歉占tag!
终于弥补了一个月前俄罗斯全俄语没字幕的伤
全程高能
想嫁!

🇷🇺&🇨🇳

【魔道祖师】锦鲤抄(二)

山核桃教主:

※又名《转发这条锦鲤本月必定心想事成》,魔道祖师同人,原著设定,忘羡+追凌,欢乐捉妖日常,诸人已是相逢一笑泯恩仇的状态PS:汪叽半程出现


※不要在意剧情,我只是单纯来搞笑的


※舅舅没有出场,但是我爱你啊舅舅!!!!!!!!!!


※前章  ï¼ˆä¸€ï¼‰




这老爷子姓何,乃草堰镇一位颇有名望的乡绅,临街那座府邸便是他家宅院。他家代代为商,仙缘甚浅,不过近几年一个表侄入了兰陵旁一个小小修仙世家为弟子,因而也识得些仙门规矩。兰陵人杰地灵,修仙世家没有一千也有几百,其中自然以金氏为尊,何老爷子的表侄修习的地方名不见经传,但每每回来也要大肆吹嘘一番——兰陵如何繁华啦,上月又去何地除妖啦,诸如此类,其中也说到了金麟台以及金家新晋的宗主金凌。表侄儿修为上没什么出息,心倒是起得颇大,对金凌评头论足来去也就那么两句话“小子得志”“若我生在金家”,何老爷子知他眼高手低,并不放在心上,只牢牢记住了金氏胸前金星雪浪,眉间朱砂,刚才又听得魏无羡他们对谈,故而认出了金凌,死死拉住,强行拖到家中款待。金凌他们见老者盛情,不好违拗,又身无分文无处可去,只得去打秋风。


席上佳肴丰盛,美酒醇香。何老爷子又接过下人递上来的一品翡翠鱼羹送到主位上的金凌眼前,举手一揖:“金宗主大驾光临,老朽家中蓬荜生辉~还望宗主多盘桓几日,让老朽尽尽地主之谊。”


何老爷子刚才就说了偌多恭维话,金凌应付得口都要干了,他又本不喜酒桌上这一套,此刻只夹起一筷子嫩莼菜,含混道:“好说,好说。”


老者又一揖:“金宗主来缙云山夜猎,想来旁二位是宗主的同伴?”


魏无羡吃得欢,蓝思追吃得雅,二人具是一心放在酒菜上。此宴不是为他俩摆的,他们自然无需多费口舌,喧宾夺主,但此刻何老爷子问了,少不得要说上几句。


魏无羡正要说话,金凌冷冷道:“是家仆。”


蓝思追埋头,魏无羡看金凌一眼——好小子,你贬损蓝愿也就算了,这么说舅舅不怕天打雷劈?


不过金凌已经开口,解释起来颇费口舌,魏无羡无法,只得勉强当了这个与主子同桌饮食的“家仆”,连塞两块红烧肉在嘴里,吃相愈发难看起来。


菜上得差不多,何老爷子这才在桌对面坐下:“今日在街上遇见宗主真是喜出望外,常闻兰陵金麟台胜瑶池仙境,老朽与犬子虽无缘得见,然心向往之。”


这新上的一道醋鱼做得极好,肉质鲜嫩,酸甜生津,金凌不觉多夹了几筷子,漫不经心道:“老先生有个儿子?”


他随口一问,不想何老爷子就此满目哀愁,长吁短叹起来:“有是有,唉……我自五十岁上得这独子,胜获万千珍宝,一直悉心教管,不敢有丝毫松懈,犬子也算成器,颇通诗书,画写俱精,正待来年上京赶考取个功名,只可惜……可惜……可惜……”


他一连“可惜”了三次,无人接话——蓝思追尚在思忖刚才的“家仆”一说,金凌从来只有人揣摩他话里意思哪有心思去揣摩人家的——魏无羡见状,只得把嘴里菜给咽了,打个饱嗝道:“可惜什么?难道出了什么变故?”


何老爷子眼角泛泪,开始回忆那场无妄之灾:“我膝下孤寂,只此一子,本想老来有依,不料天不假年,一年前小儿去湖边赏荷淋了雨,回家便高烧不起,请遍名医也不见好,只一日一日消瘦下去,半月后一天晌午我就眼睁睁看他断了气。”


魏无羡肃穆道:“节哀。”


啪啪两声,蓝思追和金凌齐齐停了筷子,一同要来劝慰的意思。


何老爷子忙摆手道:“诸位莫急,小儿是时虽咽了气,状似死尸,但是片刻后又活了,不仅活了,烧也退了,病也好了,不过几天工夫便能下地走动,恢复如常。”


魏无羡常与尸骸鬼魂为伍,此等事情早就见怪不怪,淡淡道:“想来天佑令公子,不愿令其英年早逝,故而死而复生。此乃大好事,老先生如何愁眉不展?”


何老爷子苦脸道:“老朽起先也是这么想,失而复得,喜不自胜,可不想小儿自从复生后便脾性大变,诸多怪异。他原本性朴素,现却喜装饰,好打扮,也不读书了,只整日里与人厮混玩耍,还染了那、那癖好……我何家虽非书香门第,也是治家严厉,这可如何了得。”


他说的含糊,魏无羡听得也糊涂,正要多问几句,蓝思追忽道:“怕是高烧所致?人若高热多时,便会伤到脑子,以至昏聩糊涂。”


魏无羡道:“思追你懂医理,这病有法子医吗?”


蓝思追摇头:“难。本草纲目上有载,‘故脑残者无药医也’。”


何老爷子拱手:“若是如此,老朽也认了,也不指望犬子建功立业,光耀门楣,只好好养在家里便是,可怪就怪在,他竟一点也不糊涂,伶俐更胜从前。十几个大夫轮番看过,俱说小儿身强体健,心明眼亮,一点儿也不见有病的样子。且自他还魂以来,家中诸仆便常有梦魇之兆,好好的亭台楼阁也时有鬼影出没,阴森森的,着实叫人害怕。”


魏无羡、蓝思追、金凌三人互看几眼,懂了。这不是病,便是邪了。


死而复生,性情大变皆是移魂的征兆。夺舍献舍需以生人为祭,何公子是死过一次的,不是夺舍,而是借尸还魂。


魏无羡不便即刻点破,咳嗽一声道:“医路走不通,可走过阴路?”


何老爷子道:“不瞒几位仙家,老朽也疑心过他是不是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缠上了,背地里请了几个道人在家作法,依旧无用。我有个表侄在兰陵修道,回家看过几遭,也说无事。”


魏无羡正要说什么,门外忽然传来两声蔫蔫的驴叫。


魏无羡笑笑:“我们在此好吃,驴兄却饿着肚子。”


何老爷子赶紧起身:“我就这去叫人给仙家的坐骑喂些草料。”


魏无羡道:“多谢老先生了。这驴嘴刁,喜欢嫩的,若有苹果,赏它两个也成。”


何老先生离席,两侧并无仆妇伺候,厅中只剩下魏无羡三人。


魏无羡看着金凌:“你可知一句老话,‘天下并无白食的晚膳’。”


金凌不理他,一箸子八宝饭送进嘴里。


魏无羡又道:“滴水之恩,当涌泉相报。吃水不忘打井人。”


金凌喝了一勺人参鸡汤。


魏无羡把手里馒头砸在碗里:“这饭吃不得!”


旁边蓝思追吓了一跳,赶紧摸解毒的丹丸:“可是有毒?”


魏无羡道:“当然有毒,还是吃完就嘴软手软的毒。”


金凌终于停了筷子,听这话明白了,瞪着魏无羡道:“我不过吃他一顿饭,他还想我给他挖口井不成!”以往只有旁人一波一波上赶着来金凌跟前献殷勤的份儿,何尝有金凌欠过人家情的时候。


魏无羡微笑道:“饭食小事,但他满心满意的指望都在你身上,你当如何应对?”


金凌道:“你和蓝愿不是也吃了,觉得嘴软手软的话,怎么不自己去应对?”


魏无羡哈哈一笑:“我俩皆是你的家仆,事事都要听你的,如何能越俎代庖擅自报恩,岂不是僭越了。”


金凌语塞:“你!”


魏无羡拿起一根筷子,一边临空舞动,一边指点江山起来:“听他说起来不过是个借尸还魂的野鬼罢了,只要你肯,自然手到擒来。你解了这桩怪事,这老先生必定四处颂你大名,替你扬威,你吃了人家的饭,又赚了名声,岂不两全其美。”


金凌道:“哼!”想想觉得颇有道理,手不自觉已摁在了剑柄上。


魏无羡继续道:“虽说要驱鬼,你此刻却动不得。”


金凌性急,不耐道:“如何动不得?”


魏无羡道:“你也看见了,这老先生爱子心切,你要是贸贸然驱了鬼,这何公子还原成一具死尸,一时解释不清,让这老先生以为你逞凶杀了他儿子,你这兰陵金宗主的名头还要不要?”


金凌松开剑柄,道:“那我该怎么做?”


魏无羡道:“他既然觉得家中邪祟,就先安他的心便是。那啥,你随身有带着符篆一类驱鬼的物件没有,去院里撒一撒,走几步,念几句,装装样子就成。”


金凌拍案而起:“你要我堂堂一个金麟台宗主去跳大神?!”


魏无羡把筷子扔在桌上:“饭已吃了,跳不跳在你。”


金凌大怒,一旁沉默不语的蓝思追忽然起身,翻琴在手:“我去。我练过几首镇魂驱邪的琴曲,虽不精,也能撑撑场面。”


有人解围,金凌只得愤愤一屁股坐下。


魏无羡击掌道:“也好。”


蓝思追默默看金凌一眼,何老先生已走进来了,对魏无羡拱手道:“仙家的驴已经喂饱送去马厩看管了。”


魏无羡起身,也是一拱手:“多谢,多谢。那个,如……金宗主感激老先生款待,又听得府上有妖物作怪,故而命我这兄弟替老先生驱一驱邪祟。”


他比蓝思追大一辈,此刻混叫声“兄弟”,蓝思追顿时抖了一抖,连忙抱琴而出。


何老爷子连声道好,命人取木几蒲垫放于堂前。蓝思追置琴于上,盘膝而坐。此刻碧空云消,月华流绽,院内微有几点烛火之光,四下寂静无声。蓝思追一袭白衣履地,身极正,坐极端,起手在弦上一拨,一声琴响如空山远影,几个仆妇咋听俱都屏息凝神起来。他手再起,轻且柔,琴声如诉,一拨一响苍凉肃然,直透人心。


此琴远致,此曲《哀时命》,皆是镇魂的利器,每每被蓝启仁用来给白天不睡觉晚上瞎胡闹的魏无羡强行催眠。故而蓝思追一奏,魏无羡上眼皮就有下滑之势,强撑片刻,打了无数个呵欠。堂内烛火幽幽撩动,竟似随着琴音而舞,魏无羡百无聊赖,东张西望,竟还真瞧见了稀奇——


金凌坐在椅子上,并不看他,目光一瞬不瞬只落在院内蓝思追身上。他平日里神情傲慢,眉眼虽秀美,但时时都剑拔弩张有上扬之势,令人颇觉难亲,此刻琴声冷肃,他神色亦是平和,眼角眉梢再不见那种凌厉之势,端的好一位温柔公子。


魏无羡心道:奇了,这小子怎么这般安静,倒似走了魂……


琴声止,蓝思追起,仍负琴于背。何老爷子赶忙送上一盏香茶:“仙家辛苦,驱邪的仪式可开始了?”


蓝思追本笑接了茶盏,闻言怔住:“这琴曲本就是驱邪之用。”


何老爷子点头:“多谢仙家,多谢仙家,我这里香烛东西齐全,仙家待会要用什么只管吩咐。”


蓝思追哭笑不得。


魏无羡看看金凌,这小子神情又恢复如常,魏无羡望来,他就回赠一个白眼,看来是打定了主意不起身。魏无羡叹口气,站起来往外走。


蓝思追回厅,面有尴尬之色,魏无羡与他擦身,拍了拍他的肩膀:不是你的错,都是套路惹的祸。


蓝思追会意,点头。


魏无羡又打了个呵欠,走出门外高声道:“可有黑狗血?”


-


撒狗血,焚符篆,喷米酒,再神神叨叨绕着院子左三圈右三圈——一出戏闹了个个把时辰,约摸将近子时才演完。


这边何老爷子千恩万谢,又命仆从带诸人去打扫好西厢房休息。三人皆有些疲惫,暗打呵欠朝花园中行去,其中最困的居然是魏无羡。


他走在池边小道,夜风微凉,忍不住长长地打了个呵欠,睡眼朦胧道:“想本老祖在乱葬岗时候三更半夜都不困,不料在蓝家呆了个两三年,竟养了这一身金贵毛病。”


蓝思追在后,忍困道:“并非毛病,起歇有时,养性修身。”


魏无羡回头把眼瞧他。此子自小得蓝忘机亲自教管,举止言行皆似蓝忘机,之前身量不足尚且不论,这两年长高了些,愈发像了。


魏无羡看了一会儿,道:“你如今怎么越来越像蓝湛了,说话无聊得很呐。”


蓝思追微笑一揖:“谢魏老前辈夸奖。”他事事以含光君为楷模,故而魏无羡说他像蓝湛,他确是欢喜的。


金凌在旁冷笑:“呵。”


魏无羡道:“你笑什么?”


金凌道:“像含光君有什么好的。”


蓝思追一愣,想是这天下有不喜含光君脾性的,但还没有不佩含光君品行的。金凌这一讽他真是摸不着头脑。


魏无羡似是看出了什么,颔首:“自是没什么好的。”


金凌道:“当然!金凌便是金凌……蓝愿便是蓝愿,人人皆不相同,如若都是一个模样,有什么意思!”


他说得大声,字字清楚。蓝思追心头一热,脸上一红,一时竟不知说什么才好。


魏无羡一笑,颇有深意道:“哦,蓝愿便是蓝愿。”


金凌面红耳赤:“我又不是这个意思,你怎么听话的!”


魏无羡赶紧跳开,免得他一剑又送自己腹上:“自然是拿耳朵听——”


他一句话没有说完,自背后忽传来一个低低呼声:“金宗主,请留步~”


三人停下脚步,回头瞧见小道转角处行来一个侍女……哦,不,侍童。远看此人身段婀娜,衣袂生风,魏无羡还以为是个女子,结果走得近来发现他脸上五官鲜明,胸前一马平川,却是个男的。饶是男子,打扮却分外妖娆,身披杏黄薄衫,头插羊脂玉簪,脸上用铜黛细细描了眉,嘴上俏红胭脂,再配上一副英挺五官,当真看得人胃里翻江倒海,心里万马奔腾。魏无羡重生之时对镜自照,觉墨玄羽那时候装束已是风骚已极,不想今日见此人顿要五体投地,甘拜下风。


他忍着一身鸡皮疙瘩,上前一步:“何事?”


魏无羡此身长相不俗,身量又比金凌高大,侍童误认他是金家那位仙首,掐着一把粗糙嗓子笑道:“因我家公子有恙在身,今日宴饮不曾见得宗主,还望宗主莫要见怪。”


魏无羡知他主子便是那何家公子,道:“不怪,不怪。何公子抱恙该多休养,我们此番又是操琴又是跳舞的才是叨扰了。”


侍童闻言,古怪一笑:“正是那琴音动人心魄,我家公子躺在塌上听了许久,竟触动情肠,伤感不已,于是派我来请宗主去东院一叙。酒食已倍好,只等宗主大驾。”


魏无羡转头,金凌已拉着蓝思追走到一边去了,意思很明白:你去,你去。


魏无羡无法,只得咳嗽一声,为难道:“这天色已晚,在下刚才施法耗费精力,眼下倍觉困倦,怕是不能陪公子剪烛夜话。”


侍童道:“公子说了,若是宗主困倦,睡在公子塌上便是。”


魏无羡背后冷汗:“……怕是不好吧!”


侍童妖娆一笑:“如何不好,公子待客向来厚密如兄弟,同塌而眠才更显亲近。”


他语气轻佻,意有所指,饶是魏无羡这个浪子也不禁头皮发麻,连连摆手:“不不不!在下是怕扰了公子养病,席上老先生才说了,诸务皆以公子身体为重,在下实在不敢。”


见他态度坚决又提到了何老爷子,侍童这才罢了:“既然如此,我也不好强求,这就去回了公子。”


劫后余生的魏无羡深深鞠了一躬:“请回,请回。”


侍童又从袖里摸出一个东西,挤眉弄眼道:“既然宗主今夜不去,那公子明日再邀。这玩物是公子赠与宗主的,还望宗主笑纳~”


说完,把东西往魏无羡袖里一抛,踩着碎步走了。


魏无羡接了东西,就着月光一看,脸色阵青阵白,一言不发捏在手里,反身走回金凌和蓝思追身边。


蓝思追刚才被金凌拉住了,只能在旁看戏,此刻方道:“此人来得古怪。”


魏无羡道:“来得古怪,人也古怪。我看他印堂发黑,眼圈乌青,脚步虚浮,不是中邪便是肾亏。”


金凌道:“中邪好懂,这肾亏是几个意思?”


魏无羡干笑两声,顾左右而言他。


金凌道:“你不说就不说,把东西给我。”


魏无羡眨眨眼:“什么东西?”


金凌道:“刚才那人给你的,我和蓝愿都看见了。”


魏无羡腆着脸笑道:“他是给我的,你要做什么?”


金凌微怒:“他指名赠我,你听不得‘金宗主’三字?”


魏无羡笑笑,只道“看不得”,径直往前,不想金凌留了个心眼,跟在他身后,趁他不备劈手夺过来,拿到月下一看,乃是个绣工精致的香囊。这香囊面料穗子材质常见,只上面绣的花样不俗,两个赤条条的小人……


金凌只看了一眼,便扔在地上,唾道:“什么鬼玩意儿!”


魏无羡苦笑:“我说了大人东西小孩看不得,你又何苦。”


他两人俱吃了个阴亏,只蓝思追不解其意,弯腰去捡那香囊:“你们这是怎么了?”


他手还未到,金凌已抢先把东西捡了起来,用力一掷,扔到了旁边的池塘中。


金凌扔完东西尚觉不解气,冲着蓝思追大喝一声:“去把你家家训抄十遍!”说完,拔腿走了。


    


 â€”未完待续— 




本草上并没有“脑残”那一句,这只是个梗而已_(:з」∠)_

美队3二刷 有剧透!!!

没看错的话tony捂着胸口说左臂发麻,只希望不是什么伏笔…
tony刚看完视频要去打吧唧时候,美队叫tony确实是有效阻止了他,个人认为打起来是因为美队知道却没有告诉他,眼镜泪汪汪的真的,揪心。
盾砸反应堆上后美队闭眼了,感觉像是要哭。
鹰眼角色真心感觉崩了,不知道为什么的出场,监狱那段尤其崩。
Sam不相信tony,在他和队长把吧唧锁起来时候(不好描述那到底是怎么锁的),队长第一时间想的是告诉tony…如果我没记错。
tony收到队长信之后好像是笑了,微笑。

最后,只是电影,他们现实生活里好就行,虽然最后看的依然很心酸。